歡迎來到 福建遠見律師事務所 網站
正文內容
你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業務新聞

職務犯罪案件中“自動投案”和“主動投案”的差異及銜接

發布于:2020-8-4 17:09:21??????瀏覽次數:

根據我國刑法規定,“自動投案”是構成自首的表現之一。同時,由于職務犯罪案件的特殊性、復雜性,在職務犯罪案件調查過程中存在不同于“自動投案”的“主動投案”概念。《紀檢監察機關處理主動投案問題的規定(試行)》第二條規定:“本規定所稱主動投案,是指:(一)黨員、監察對象的涉嫌違紀或者職務違法、職務犯罪問題,未被紀檢監察機關掌握,或者雖被掌握,但尚未受到紀檢監察機關的審查調查談話、訊問或者尚未被采取留置措施時,主動向紀檢監察機關投案;(二)涉案人員的涉嫌行賄犯罪或者共同職務違法、職務犯罪問題,未被紀檢監察機關掌握,或者雖被掌握,但尚未受到紀檢監察機關的詢問、審查調查談話、訊問或者尚未被采取留置措施時,主動向紀檢監察機關投案。”這一規定確立了職務違法犯罪案件調查中的“主動投案”制度。

  自動投案與主動投案,兩者既有重合,又有差異,其差異細微精妙,需要加以認真辨別,才能實現紀檢監察調查與刑事司法的有機銜接,準確認定自首,公正高效地處理職務犯罪案件。

  一、自動投案與主動投案主體身份上的差異

  刑法及司法解釋規定的自動投案,投案人員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這一點眾所周知,毋庸贅述。

  紀檢監察調查中的主動投案,投案人員包括兩種:一是涉嫌違紀或者職務違法、職務犯罪的黨員、監察對象,二是涉案人員。這是職務犯罪案件的特殊性所決定的。職務犯罪案件的特殊性,體現在監察調查的啟動程序上,一是立案調查的證據標準比普通刑事案件更為嚴格,二是在立案調查之前規定了初步核實程序,其功能主要是對案件線索材料進行核實。在初核階段,紀檢監察機關一般不會直接與涉嫌職務犯罪的監察對象進行談話,而是對案件線索所指向的、涉嫌職務犯罪的監察對象以外的涉案人員進行詢問、談話乃至立案調查、留置等,以進一步核查、坐實證據,為對涉嫌職務犯罪的監察對象進行正式立案調查做好準備。

  主動投案與自動投案在投案主體上最為明顯的差異,就在于涉案人員在刑事訴訟階段有可能不是職務犯罪案件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而是以證人等訴訟參與人身份出現。這些涉案人員可以在監察調查中構成主動投案的主體,但不可能成為刑法上自動投案的主體,因而不涉及是否構成自首的問題。

  二、自動投案與主動投案在投案時間上的差異

  自動投案對投案時間標準的要求較為寬松,只要投案主體尚未被公安、司法機關控制,均有可能構成自動投案。監察調查中的主動投案,對投案時間的要求就相對比較嚴格。對于涉嫌職務犯罪的監察對象而言,成立主動投案要求在紀檢監察機關審查調查階段談話、訊問或留置前;對于涉案人員而言,成立主動投案要求在紀檢監察機關初核階段詢問、審查調查談話、訊問或者采取留置措施前。歸納起來,就是涉嫌職務犯罪的監察對象、涉案人員尚未與紀檢監察機關辦案人員進行語言交流之前,語言交流包括當面接觸談話交流,也包括使用電話、手機、微信等進行遠程通信交流。

  總體上看,主動投案的時間要求比自動投案更為嚴格,成立主動投案的空間也比自動投案要小得多。以司法實踐中公安機關常用的電話通知到案為例,如果是普通刑事案件,公安機關電話通知犯罪嫌疑人到案的,認定為自動投案應無疑問。但如果是職務犯罪案件,紀檢監察機關電話通知涉嫌職務犯罪的監察對象或涉案人員到案,就意味著紀檢監察機關已經開始進行詢問、談話,在這一時間節點已無成立主動投案的空間。因為監察調查中的被調查人都是黨員或國家干部,他們原本就負有對黨忠誠或向組織如實報告有關情況的義務,基于全面從嚴治黨以及深入推進反腐敗斗爭的需要,在投案問題上不宜給予過多的優待。

  三、自動投案與主動投案在單位投案效力認定上的差異

  在單位犯罪案件中,犯罪單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直接責任人員都可以成為自動投案的主體。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職務犯罪案件認定自首、立功等量刑情節若干問題的意見》,單位自動投案分為三種類型:一是單位集體決定自動投案,二是單位負責人決定自動投案,三是單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自動投案。此外,在單位沒有自動投案的情況下,直接責任人員可以單獨自動投案。

  《紀檢監察機關處理主動投案問題的規定(試行)》有關主動投案的規定與自動投案基本一致,但也存在細微的差異。這一差異主要體現為上述規定特別強調在單位集體研究決定主動投案中僅對“參與集體研究并同意投案的人員”認定為主動投案。

  換言之,在單位普通犯罪案件中,單位集體研究決定投案,但在集體研究過程中沒有表示同意投案(包括反對、棄權、中立、未表態等)的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直接責任人員,只要后來如實供述,在成立自首的法律效果上與自動投案完全相同。這可以理解為單位自動投案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直接責任人員的一種“波及效力”。但在單位職務犯罪案件中,單位集體研究決定投案,在集體研究過程中沒有表示同意投案的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直接責任人員,不論是否如實交代問題,都不能認定為主動投案。也就是說,職務犯罪單位在監察調查階段主動投案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直接責任人員沒有“波及效力”,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直接責任人員必須本人確有投案行為,才能成立主動投案。

  四、自動投案與主動投案的銜接

  在職務犯罪案件中,主動投案主要存在于監察調查階段,自動投案主要存在于刑事訴訟階段,由于兩者存在一定差異,需要考慮如何進行有效銜接的問題,其中主要是處理好以下兩種情形。

  (一)成立主動投案但不成立自動投案的情形

  1.涉案人員主動投案,但未被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或未被判決有罪的情形。例如在一些行賄案件中,有的行賄人情節顯著輕微,或系被索賄,有可能不移送審查起訴,或撤回起訴,或判決無罪。在這些情況下,盡管涉案的行賄人在監察調查階段被認定為主動投案,但卻不涉及是否構成自動投案的問題。

  2.紀檢監察機關在立案調查或采取留置措施前,有時會要求被調查人的單位領導或紀檢部門負責人先與被調查人進行談話,以改變其思想,給其提供爭取寬大處理的機會,為進一步開展調查創造條件。在這種情況下,如果被調查人積極配合,如實交代職務犯罪事實,就屬于《紀檢監察機關處理主動投案問題的規定(試行)》第五條第一項規定的“在初步核實階段,尚未受到紀檢監察機關談話時主動投案的”情形,應當視為主動投案。在這種情形下,被調查人雖然尚未被紀檢監察機關采取措施,但實際上已經被本單位或紀檢部門控制,已不存在自動投案的可能性,在刑事訴訟中不能認定為自首,但有可能認定為坦白,根據其具體情況予以從輕或減輕處罰。

  (二)不成立主動投案但成立自動投案的情形

  1.在被有關機關采取措施控制后如實交代本人職務犯罪事實的情形。包括:犯罪嫌疑人涉嫌非職務犯罪的罪名,被公安、司法機關采取強制措施后,如實供述紀檢監察機關尚未掌握的本人職務犯罪事實;監察對象涉嫌職務違法問題,在紀檢監察機關采取談話、審查等措施后,如實交代紀檢監察機關尚未掌握的本人職務犯罪事實;監察對象涉嫌職務犯罪問題,在紀檢監察機關采取談話、訊問、留置等措施后,如實交代紀檢監察機關尚未掌握的本人其他職務犯罪事實等情形。在已被公安、司法機關或紀檢監察機關采取措施加以控制的情況下,已無主動投案的余地,這一點應無疑問。但在被控制的情況下如實交代紀檢監察機關尚未掌握的本人職務犯罪事實,可對如實交代的部分職務犯罪事實成立“余罪自首”,也就是具有與自動投案同等的法律效果。

  2.單位職務犯罪案件中,單位集體研究決定投案,部分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直接責任人員在集體研究過程中沒有表示同意投案的情形。單位集體研究決定投案,在集體研究過程中沒有表示同意投案的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直接責任人員,不論是否如實交代問題,都不能認定為主動投案。但是,在單位整體成立自首的前提下,在集體研究過程中沒有表示同意投案的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直接責任人員,只要如實交代自己知道的犯罪事實,仍可成立自首,也就是與自動投案具有相同的法律效果。

  3.涉嫌數個罪名,在監察調查中僅如實交代部分罪名的罪行的情形。《紀檢監察機關處理主動投案問題的規定(試行)》第七條第二款:“主動投案后又有潛逃等逃避審查調查行為的,不認定為主動投案。”按照這一規定,監察調查中的被調查人主動投案后不如實供述全部罪行,逃避審查調查的,不能認定為主動投案。但根據《關于處理自首和立功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第二項的規定:“犯有數罪的犯罪嫌疑人僅如實供述所犯數罪中部分犯罪的,只對如實供述部分犯罪的行為,認定為自首。”自動投案后僅如實供述數罪中的部分罪行,沒有如實供述全部罪行的,不影響自動投案的成立,可對如實供述的部分罪行成立自首。

  (作者單位:廣西壯族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

分享遠見 分享未來
彩票app下载 ag真人为什么会连输 山西快乐10分基本走势图 99炮单机捕鱼游戏下载 威尼斯人娱乐城 p3试机号走势彩宝网 四人麻将桌 重庆时时彩全国门店 三升体育网站 乐天彩票平台 排三排五中奖金额表 单机四人麻将电脑版 彩票网站标红 二分彩是什么东西 新加坡快乐8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 我爱棋牌下载